<dl id="np9jt"></dl>
<dl id="np9jt"></dl>
<video id="np9jt"><dl id="np9jt"><output id="np9jt"></output></dl></video>
<dl id="np9jt"><output id="np9jt"></output></dl>
<dl id="np9jt"><output id="np9jt"></output></dl>
<dl id="np9jt"></dl>
<dl id="np9jt"></dl>
<dl id="np9jt"><delect id="np9jt"><font id="np9jt"></font></delect></dl><video id="np9jt"></video>
<video id="np9jt"><dl id="np9jt"></dl></video>
<noframes id="np9jt"><dl id="np9jt"></dl><noframes id="np9jt"><dl id="np9jt"><output id="np9jt"></output></dl>
<video id="np9jt"><output id="np9jt"></output></video>
<video id="np9jt"><output id="np9jt"><delect id="np9jt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<dl id="np9jt"><dl id="np9jt"><delect id="np9jt"></delect></dl></dl>
<dl id="np9jt"></dl>
<video id="np9jt"></video><noframes id="np9jt"><dl id="np9jt"><output id="np9jt"></output></dl>
<noframes id="np9jt"><dl id="np9jt"></dl>
返回首頁

從“亡秦三嘆”的典故看,秦朝為何在最強大的

來源:www.oasiscarehomes.com???時間:2022-08-18 10:22???點擊:54??編輯:謝先???手機版

鑒往知來,千年依舊!

秦朝前身是秦國,奮六世余烈,吞二周而亡諸侯,統一天下。之后秦始皇用法家嚴刑峻法管制六國遺民。但是因為法制太苛刻,導致民心不附!這也是其快速崩潰的根本原因!

和后來的隋朝差不多,一方面有農民起義,一方面 有之前既得利益者的反撲,再加上工程浩大,短時間筑起了千秋基業,長城、阿房宮、驪山皇陵、六國馳道全部都是,以當時全國不過兩千萬人口來看,根本承受不了!

始皇帝雄才大略當然沒問題,甚至扶蘇 也有很大概率使得秦朝長治久安。

但是偏偏遇上了秦二世這種缺根筋兒的 二世祖!加上秦始皇遺留下來的濫用民力、寵信趙高、盡殺兄弟和能臣李斯、逼反章邯,加上千古名將項羽,所有因素 加起來 ,秦朝難不滅!

秦二世元年秋,大澤鄉起義只是打響反抗的第一槍,破釜沉舟 就是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!

這種濫用民力導致 農民起義,既得利益者反撲,朝中缺乏忠臣良將幾乎導致亡國例子有很多:比如漢武帝晚年如果不“輪臺罪己”很大概率也會讓漢朝重蹈秦朝覆轍。

我們前面提到的隋煬帝也是如此!

信仰君和你多角度侃歷史。

“亡秦三嘆”第一嘆是項羽看見秦始皇巡游的車隊感嘆道:“彼可取而代之”。第二嘆是劉邦在咸陽看見秦始皇的威武排場感嘆道:“大丈夫當如是也”。第三嘆是陳勝吳廣起義前夕感嘆道:“今亡亦死,舉大計亦死”。這幾個發出嘆息的人在覆滅大秦的道路上都做出了突出貢獻。

項羽和劉邦的嘆息反映出秦王朝在意識形態領域工作沒有做好。秦朝雖然在疆域上統一了全國,但大眾經過600年的春秋戰國洗禮,意識形態更加認同各自的諸侯國,長期的戰亂導致“禮樂崩壞”,個人的私欲、野心膨脹,這進一步加大了秦朝做統一思想工作的難度。始皇帝通過敬天法祖來確立政權的合法性,需要一定的時間才能讓大眾對秦朝產生認同,但用嚴刑峻法來加強統治,導致了第三嘆:“今亡亦死,舉大計亦死”。沒有給大眾認同大秦的時間,就激起了民變,各地沒被同化的野心家趁勢而起,導致了大秦的崩潰。

這三嘆表明了大秦在建國初期鞏固統治的一系列措施互相矛盾,在沒有取得全民認同的時候又激起了民變,是導致大秦崩潰的重要因素。

秦朝14年,隋朝38年,大一統后為何快速滅亡?

《三國演義》開篇說“天下大勢分久必合、合久必分”,貌視道出了歷史發展的規律。但對照秦朝和隋朝,發現這規律不符合現實。因為秦朝、隋朝“合”的時間太短,一個14年,一個38年,根本不能稱為“合久”。秦朝和隋朝都是開創了一個時代,但也都是二世而亡,個中教訓非常深刻。

那么,秦朝、隋朝為什么會快速滅亡呢?原因有很多,深層次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幾點:

一、長時間大分裂的慣性作祟秦朝和隋朝統一前,都是大分裂的時代,并且是處于長時間的大分裂。

秦統一前是春秋戰國大分裂。公元前770年周平王東遷,諸侯國基本不再尊王,諸侯國對周王室開始離心離德,禮樂征伐由天子出演變為由諸侯出。諸侯們開始互相征伐,并通過征伐爭奪霸主之位。到了戰國中期,商鞅變法后的秦朝開啟統一天下步伐,到公元前221年秦始皇消滅六國,統一天下。這一段時間的大分裂持續了500多年。

東漢末年,由于朝政腐敗,公元184年爆發黃巾起義,雖然起義失敗,但是在平定起義的過程中,地方政府紛紛擁兵自重,東漢朝廷對地方軍閥的節制力下降。董卓亂政后,軍閥們各自為政,中國歷史進入三國時代,各路軍閥通過兼并和征伐,形成了魏、蜀、吳三國。公元280年三分歸晉,但統一的西晉只平穩了11年,自公元291年爆發“八王之亂”開始,中國重新進入大分裂狀態,先是五胡亂華,西晉滅亡,衣冠南渡后東晉建立,北方進入十六國時代。公元420年,劉裕代晉建宋,中國進入南北朝時代。公元581年楊堅取代北周,建立隋朝,并逐漸統一全國。從漢末天下大亂開始計算,這一次的大分裂、大亂世持續了近400年。

任何事情都有慣性,亂世分裂也是如此。

秦隋統一前,一個是持續了500多年的大分裂、一個是持續了近400年的大亂世,咋一統一,分裂的慣性還在作祟,具體表現為:

首先,亂世各國的貴族總想復辟。

秦隋統一前,亂世的大大小小國家的一些貴族集團或既得利益者,并沒有隨著統一被消滅干凈。享受慣了貴族特權的他們在統一后,對統一前的貴族生活非常懷念,總想著找機會光復舊國,找回已經失去的特權,因此,他們總會利用統一后的政府執政中存在的問題,想方設法復辟。

秦朝是消滅六國而統一的,但秦統一后,六國貴族心不死,總是不甘心曾經的輝煌就此失去,秦始皇也考慮到這一點,統一后,就把六國貴族全遷到咸陽周邊看起來。但總有一些貴族散落在民間。比如,韓國貴族后裔張良,就組織了博浪沙刺殺秦始皇的活動。

陳勝吳廣揭竿起義后,六國貴族乘機起事,像楚國的項梁,趙國的趙歇,韓國的韓成,魏國的魏咎魏豹等,他們共同匯成強大的洪流,一舉沖跨秦朝統一不久還沒夯實的堤壩。

隋朝也一樣,隋統一前是南北朝,北朝是城頭變幻大王旗,北魏分裂為東魏、西魏,西魏演化為北周,東魏演化為北齊,北周滅了北齊,楊堅代周建隋。

南朝自劉裕滅了東晉,按宋、齊、梁、陳順序演繹,楊廣滅了陳國后全國初步一統。

但由于南北朝各個朝代存續時間比較短,各國的貴族都還活躍在各地,復辟之心一天也沒停過。

隋末天下大亂后,南北朝的各貴族也是蠢蠢欲動。梁朝的貴族蕭銑就是反王之一,在江南一帶豎起反旗,稱梁王。西魏八柱國之一的李虎后代李淵太原起兵,攻陷長安,建國大唐。

因此,項羽反秦和李淵反隋,歸根到底都是亂世舊貴族復辟的結果,而這種復辟就是歷史的慣性。

其次,亂世各國的民眾對新的統一政權不適應。

亂世由于長期分裂,民眾對剛統一的王朝各方面不適應,缺乏歸屬感。

秦朝統一以前,天下民眾分屬魏、韓、趙、楚、燕、齊、秦七國,魏國民眾叫魏人、燕國民眾叫燕人、齊國民眾叫齊人、楚國民眾叫楚人……秦朝統一后,并沒有統稱秦人,而是除了老秦人外,其余六國之人繼續稱楚人、齊人、趙人等。這種不統一的稱呼一直到漢朝建立,才逐步稱為漢人,“漢人”這個統稱基本到漢武帝時才形成。

南北朝時,由于朝代變化快,民眾對每一個新朝代都缺乏認同感,更沒有歸屬感,基本上處于朝不保夕的危機感中,因此,隋朝統一后,民眾的思想轉變還需要一個過程,對新王朝觀望比歸附多。

民眾除了對統一王朝缺乏認同感外,對新統一的王朝各種管理也不適應。

秦朝統一后,統一度量衡、統一實行秦國嚴厲的法律制度,民眾很不適應。度量衡還好說,慢慢適應。但秦法嚴苛,特別是《連坐法》讓民眾戰戰兢兢,生怕人在家中坐、禍從天上來,“天下苦秦久矣”,最終引發天下大亂。

隋朝統一后,隋文帝也對前朝制度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。廢除九品中正制,建立科舉制,制訂開皇律……并且實行均田制、府兵制,這些措施從長遠看也是好的,但剛實行時,從官員到民眾都不適應。

這種不適應,其實也是一種“慣性”!這種慣性被人利用,往往就會成為造反的動力。

其三,亂世太近為野心家提供了看得見的榜樣。

秦隋都是大亂世后的大統一,由于亂世距離太近,對許多中年人來說,恍如昨天一般,因此,當秦隋二世而亂時,一些野心家就看到了榜樣。

秦末天下大亂,除了官逼民反、民不得不反的民眾以外,一些主動起兵的義軍領袖除了舊貴族以外,有不少就是野心家。比如張耳、陳余、藏荼,劉邦也是野心家,只不過野心是一步一步激發出來的。劉邦可是說過“大丈夫當如此也”話喲。

隋末天下大亂時,各路反王烽煙并起,除了一些舊貴族以外,也有不少野心家也想乘亂分一杯羹。像竇建德、王世充、李子通、杜伏威、李密等。

這些野心家還真有實現野心的,典型的就是劉邦,開創了400年劉氏基業。有的實現了一段時間的野心,比張耳、陳余、藏荼、竇建德、李密、王世充等,都當了一段時間的草頭王。

歷史發展的慣性在舊貴族、野心家和對新統一王朝缺乏歸屬感的民眾合力作用下,形成了強大的共振力量,最終導致秦隋統一新王朝猝死。

二、世族對寒族上位的抵抗秦隋天下大亂,表面上看是轟轟烈烈的農民起義,其實農民起義只是導火索,真正對起義產生決定影響的是舊貴族和老世族。推翻秦朝的決定力量是項羽為代表的楚國貴族,埋葬隋朝的是李淵為代表的關隴勛貴集團。

如果把項羽、李淵比作一臺大戲主角的話,那些農民身份的領袖們不過是敲邊鼓的。

而產生這一現象背后,其實是“世族”對“寒族”上位的抵抗。

春秋戰國時期,實行世卿世祿制,人才選拔基本上都被世家大族所壟斷,寒族很難上位的。秦國自商鞅變法后,實行軍功爵制,老世族被打壓。秦國依靠軍功爵制度培養和吸引了大批人才加盟,這些人才有的是沒落貴族后代,有的就是寒族,像幫助秦始皇統一六國的丞相李斯就是地地道道的寒族。

秦國變法徹底,寒族上位老秦人也習慣了。但是六國沒有變法或變法不徹底,把持高位的都是各國的世家大族。秦始皇統一六國后,不僅對世家大族進行打壓,而且還通過軍功爵制提拔寒族上位,讓六國的老世族們很不滿,他們理所當然地要對寒族上位進行抵抗。項羽反秦就是得到了老世族們的支持,項羽用人也是重用老世族、舊貴族,對寒族出生的人才不屑一顧。韓信、陳平就是受不了在項羽手下的窩囊才出走的。

南北朝時期普遍實行的九品中正制,但是世族壟斷了上品,寒族只能在下品分點殘羹剩飯,形成了“上品無寒門,下品無世族”的現象。

楊堅建立隋朝后,廢除了九品中正制,而推出“科舉制”,開始逐步從寒族中選拔人才,這相當于動了世族的“奶酪”,遭到世族的抵制也是理所當然的。

秦隋末年,農民起義風起云涌的時候,那些老貴族、老世族也加入造反的大軍中,其實就是用實際行動對寒族崛起進行抵制,這也是歷史的慣性在起作用。

老貴族、老世族對寒族的抵制雖然短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,但是起用寒族對統治者鞏固家天下統治、削弱世族傳統力量有重要促進作用,因此,他們的抵制只是起到慣性作用。當新的統治者利用動亂消滅老世族、老貴族以后,對寒門的上位還是大開方便之門的。

劉邦手下本身就聚集了一幫寒族人士,漢武帝又大量任用寒族。唐朝繼續完善科舉制,并一直延續到清末,也是這個道理。

三、基建狂魔耗盡民力亂世結束是伴隨著劇烈的戰爭的,大戰之后,人口銳減,百業凋弊,亟待休養生息。

同樣由于慣性,大統一后,戰爭并不是馬上就能停下的,統一的戰爭結束,還有開疆拓土的戰爭要發動。

秦朝統一后,北逐匈奴、南拓百越,兵鋒真指塞北嶺南。隋朝統一后,短暫的休養生息,隋煬帝三征高句麗,失敗三次,兵員損失上百萬。

大規模戰爭不僅加重民眾的負擔,也促使了人口的進一步減少,于休養生息更不利。隋末王二起義就是因為征伐高句麗引起的。

除了大規模的戰爭讓百姓不能休養生息外,基建狂魔又耗盡民力,淘空了這兩個新興的大一統王朝的執政基礎,導致雙雙猝死。

秦朝在秦始皇時代,就大興基建工程,統一六國后,修馳道、修水利,后來又大修三大工程,分別是長城、驪山陵墓、阿房宮,這三大工程役使的總人力有多少,歷史沒有記載,但肯定超過百萬了。除了大量的人力被捆綁在工程外,大工程還耗費大量的物資,導致民力枯竭。

更嚴重的是,在工程上服徭役的大多是青壯年,而青壯年又是耕作的主力軍,這反過來又拖累農業,使得農業產出降低。當民力被耗盡,帶來的必然是“戍卒叫、函谷舉、楚人一炬、可憐焦土”。

隋文帝在位時,基建工程不多,主要是興建大興城和開通廣濟渠。但隋煬帝繼位后,基建狂魔的本性流露,剛建好的長安不愿意呆,非得大興土木營建洛陽并遷都。除此之外,又大修長城、馳道,最后就是修建貫通南北的大運河。這些大工程平均每月役使民工200萬人左右,并消耗大量物力財力,最終也是力竭而亡,只留下一條利在千秋的大運河默默流淌至今。

四、“二世祖”太能作了縱觀歷史,二世而亡的朝代,不管大小,大都是出了“二世祖”。

這些二世祖們不是扶不上墻,就是太能作了!

蜀漢的“二世祖”是劉禪,因為耽于玩樂,導致劉備辛苦創業打下的一州之地二世而亡,還留下了“樂不思蜀”或“扶不起的阿斗”的笑談。

西晉的“二世祖”司馬衷是個白癡皇帝,這貨除了被悍婦皇后賈南風戴了綠帽外,還引發了“八王之亂”,并留下“何不食肉糜”的笑談。

相比這兩位扶不上墻的,秦朝和隋朝的二世祖是太能作了。

秦二世胡亥本來就是矯詔上位,繼位后寵信趙高,大肆屠殺忠臣良將,除了扶蘇被逼自盡外,還殺了蒙恬、蒙毅、馮劫、馮去疾、李斯等股肱之臣,導致自己被趙高架空。并繼續大興土木,大修驪山陵墓和阿房宮,同時,悉以國事委趙高,自己整天吃喝玩樂,終于把自己玩死了,把大秦帝國也玩完了。

隋煬帝楊廣上位和胡亥差不多,都是踩著兄弟姐妹的尸體坐上皇位的。

隋文帝畢竟開創了“開皇之治”,楊廣如果能像李世民那樣,好好體恤民情并勵精圖治,也許歷史又是另一番走向。但是楊廣這位“二世祖”偏偏特能作,三征高句麗,西征吐谷渾,役使200萬人修建東都,大修顯仁宮、江都宮、臨江宮、晉陽宮、西苑等,造龍舟、樓船數萬艘,役丁死亡近半。楊廣巡幸江都時,所帶隨從20多萬人,船隊長達200多里,沿途500里內都要進貢食物,窮奢極欲、驕奢浪費無以復計。

當天下民變被激起后,楊廣也在揚州快樂“死”了!

綜上,大秦和大隋兩個統一王朝,盡管都結束了長達四五百年的亂世,為中國封建社會制度的開創和完善作出了建設性的貢獻,對中國社會的影響非常巨大。但由于歷史的慣性,以及當政者沒有體恤民力,二世祖又太能作,最終導致兩個大一統王朝猝死,只留下巍巍長城和悠悠運河見證歷史,澤被后人!

這是中國一個歷史上很常見的事情,幾乎是一個大循環。

一個大一統王朝建立之前,都有一個短暫的政權和紛亂的過程

例如秦,隋,大順,民國,五胡南北朝,五代十國。

每一個王朝被滅了以后,新的王朝就要經過一個很亂的時期,要整合原來的各種勢力,畢竟人心不穩

整合的稍微好點了,能夠統一一下。整合不好只有亂七八糟互相殺伐。

而在整合的過程之中,肯定跟原來勢力發生碰撞。這種碰撞就會引起國家不穩,本來新生的基礎就不穩定。

這樣容易被另外一股勢力給消滅。

而這個新勢力上臺以后。第一撿到了前政權整合的成果。第二也看到前一個王朝所留下來的毛病,所以到了第二就比較穩定了。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西西人体44rt高清大胆亚洲gogo 无码中文人妻在线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激情第一欧精品久久综合狠狠综 波多野结衣一区二区三区av高
<dl id="np9jt"></dl>
<dl id="np9jt"></dl>
<video id="np9jt"><dl id="np9jt"><output id="np9jt"></output></dl></video>
<dl id="np9jt"><output id="np9jt"></output></dl>
<dl id="np9jt"><output id="np9jt"></output></dl>
<dl id="np9jt"></dl>
<dl id="np9jt"></dl>
<dl id="np9jt"><delect id="np9jt"><font id="np9jt"></font></delect></dl><video id="np9jt"></video>
<video id="np9jt"><dl id="np9jt"></dl></video>
<noframes id="np9jt"><dl id="np9jt"></dl><noframes id="np9jt"><dl id="np9jt"><output id="np9jt"></output></dl>
<video id="np9jt"><output id="np9jt"></output></video>
<video id="np9jt"><output id="np9jt"><delect id="np9jt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<dl id="np9jt"><dl id="np9jt"><delect id="np9jt"></delect></dl></dl>
<dl id="np9jt"></dl>
<video id="np9jt"></video><noframes id="np9jt"><dl id="np9jt"><output id="np9jt"></output></dl>
<noframes id="np9jt"><dl id="np9jt"></dl>